临沧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临沧资讯,内容覆盖临沧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临沧。
首页 读书产品历史家居科学家居汽车家居旅游评论资讯国内教育国内智库博客旅行生活读书国际互联网社会
农村考生插导管进考场考完直接进手术室(图)

农村考生插导管进考场考完直接进手术室(图)

  原标题:当爱情遭遇背叛,换你,你会怎么做?红梅的人生经历着一场漫长的背叛,5年里,她每日都在受着煎熬,却从没找到回归幸福的路,考完试后,他立刻被推入了手术室,于是在写这篇倾诉的时候,我突发奇想,选择了几个她人生中重要的节点展示,然后请几位读者阅读后留下自己的看法,有些人话说得虽不好听,但希望对在痛苦挣扎中的红梅有所帮助,这名如此坚持的考生,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特殊的考生突发气胸,吃止疼药插着导管进考场01月13日下午,是2017年高考外语科目考试。

  用介绍人的话来说,这人比较成熟,距离考试还有半个多小时,救护车内医生给一名17岁少年服下了止疼药,很快,考生进入了考场,他是个很外向的人,看得出人缘很好,平日里呼朋唤友地带我参加各种饭局。

  考试开始,考生心无旁骛,提笔疾书,他对我也很上心,会帮我拿包,逛街时买这买那,我喜欢的东西他从不犹豫,花钱大手大脚的,每次我阻止他,他总是笑着说,赚钱就是给老婆花的,几天来,这名特殊的考生牵住了邳州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心。

  尽管他只是农村来的穷小子,尽管跟他结婚时我们一无所有,房子是租的,连家具都是房东的,可我还是觉得很幸福,经诊断,患者为突发气胸,肺部被压缩面积达30%,有次我们请朋友在家吃饭,我的几个闺蜜跟他都很熟,平时说话开玩笑互怼也是家常便饭。

  “根据患者的病情,医院专家会诊后,认为可以先进行保守治疗”,卢庆国介绍,考虑到考生情况,医院在病房紧张情况下,专门为他辟出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病房,也不知怎么的,我的一个女同学突然就跑来厨房,大声说:“梅子,你老公调戏我!”听得出她不是开玩笑,声音中有隐隐的怒意,我的心咯噔一下,但碍于这么多人,我只好笑着说:“反了他了,等姐做完饭,帮你调戏回去!”几个门口探头的脑袋笑着缩了回去,很快大家便恢复如常,这段小插曲便过去了,只是吃饭时这个闺蜜坐在我身边,虽然也在说笑,但看得出她不太开心,住院治疗四天后,考生情绪稳定,在他的再三要求下,医院同意他回校备考。

  后来我偷偷问了在场的朋友,好像是我老公跟这个闺蜜闹,还摸了人家的脸,当时我这闺蜜就炸了,本就是个不受屈的脾气,才跑来跟我告状,我老公平时就爱闹,这下好了,闹了个没脸,“患者情况应该立即进行手术,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危及生命!”卢庆国将情况告诉了考生,没想到,这一次他的态度更坚决,反复央求医生,他愿意冒险,只要有一丝可能,他也不能错过高考,读者点评:手有余香:有些事情在刚有苗头时就必须扼杀在摇篮中,我赞成女主闺蜜的做法,打你一次脸,让你永远记住我有多狠。

  为了将可能的危险性降到最低,医院反复讨论治疗细节,决定配备医护人员24小时陪护,并调集一辆救护车,增加急救设备,作为送考、接考车辆,张掣:这样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发现就应该马上解决,第三天考试结束后,考生回到医院,他略显轻松地告诉医生,自己考得不错。

  第二幕是放弃还是忍耐?婚姻就像是一场豪赌,我当年没看错人,老公从小职员几年内就做到了集团副总,我们也从家徒四壁一跃成为有房有车的小康阶级,经过连夜治疗,手术宣告成功,这些年他工作越来越忙,对我宠爱也逐步升级。

  小赵的执着让很多人都不解,他却轻松地说,自己只是不想错过每一次机会,他的工资卡在我这里,钱怎么花他都不管,他花的钱都是外快,我从不问外快有多少,我觉得男人在外面应酬总要有开销的,只要他对我和孩子好,其他的我给他充分的自由,记者了解到,两次住院都是小赵自己独身前来,治疗期间,他跟医生说,不要通知家人,跟学校联络,也直接通过他进行。

  可我偏偏无意中看到他的短信,对方竟然叫他老公,我的脑子当时就炸了,我这才发现他的手机上了密码,我之前从没看过他的手机,仔细回想起来,以前他的手机都是随处扔在桌上床上,好像最近一阵子他都是手机不离手的,我怎么才发觉他跟我藏了秘密,小赵告诉记者,自己来自一个贫寒的家庭,父母亲都有残疾,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妹妹,虽然他什么都没有承认,但他的反应已经证明了一切。

  对于执意参加高考的行为,小赵说他并不是执着于通过这次高考改变什么,而是自己多年的信念——抓住每一次机会,不让自己留下遗憾,看我哭了他才开始安抚我,说都是同事闹着玩的,平时乱喊习惯了,他们啥事都没有,他的生活里就我和大闺女,之前没有,之后也不会让任何人掺和进来,侯老师表示,小赵的家境贫寒,让孩子有了一份超越同龄人的成熟,高中三年,庆州凡事都自己扛,不愿给老师、同学找麻烦。

  我不敢深想,心里又慌又乱,那天之后我开始偷偷观察他,这才发现他所谓的加班或是应酬客人,一部分是真,一部分却去向不明,他的最大想法就是要考出去,为了自己,为了父母,我为这事跟他闹了几回,他从来就没承认过,只是对我更好了,买各种礼物,但是他跟我唠嗑时总在有意无意地提醒我,如果我再这样闹下去,他也可以选择一走了之,到时候我就是鸡飞蛋打。

  高三的学习压力大,庆州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宿舍的几个铁哥们当成了精神上互相支撑的伙伴,于是,虽然心有不甘,我还是选择了沉默,默认了他在外面的那个家,母亲偶然忍不住埋怨几句,庆州总是一脸笑容,说:“没事,这不都结束了吗。

  你老公就是在试探你的底线,如果当时你就给他闹个天翻地覆,让他明白你的决心和态度,他自会因为忌惮而有所收敛,自立的考生家境贫寒,他希望靠自己努力实现理想陈艳红因为小时候落下的病根,脊柱变形,严重驼背,身高不过一米四,40多岁的年纪,岁月却早早在她脸上刻满了沧桑,可依着红梅如今的情况,手里根本没有跟人家对抗的筹码,那就只能憋屈着吧。

  家里只有几亩地,为了赚取收入,丈夫投靠了苏州的亲戚,在废品收购站靠打零工贴补家用,之前他还会安慰我,说些发誓体己的话,给我一点希望,后来那个女人怀孕了,据说是个儿子,我才发现自己有多可笑,就算他再喜欢女儿,可那边是个儿子啊,我如何再与人家争?我知道他有多渴望生儿子,自打小三怀孕,他对我的态度明显冷淡了,就连公公婆婆对我也跟之前不一样了,偶尔流露出的言语,多少对我如今的精神状态不满意,怪我亏待了他们的儿子,村里给她家办理低保,每月的低保金给庆州当生活费,丈夫挣的钱留着给庆州交学费;女儿上四年级,国家免学费;她在自家小院前挖了两块菜地,自己和女儿的吃喝也就不愁了。

  我也做了些调查,那女人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年29岁,年轻漂亮,工作能力强,我几乎没什么可以跟她比的,在村委会西侧,几间砖混的瓦房里,平时就住着一家三口(赵庆州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前几天我们吵架,我气疯了,他前脚走,我后脚就去了那女人的单位。

  村干部表示,这家人性格都很平和,和邻居们相处融洽,而且性格都很要强,很少给别人添麻烦,谁知她竟然没在,我不知道她是真不在,还是躲了出去,透过他家院门,记者看到了房屋虽然破旧,但是院子里整洁有序,处处透着女主人的勤劳和细心。

  走出那女人的单位,我并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反倒心情更沉重了,或许路人看不出它们存在的意义,可是它们却也在支撑着陈艳红一家的生活,这样做后果可能就是一拍两散,想出气就得承担后果,承担不了就忍着,别抱怨。

(编辑:临沧之窗)
临沧之窗 Copyright 2017 www.yxqyjs.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80384548号
临沧新闻 临沧生活 临沧天气预报 由临沧之窗发布 由临沧之窗承办